网站首页| 资中县|经开区|网络电视|新闻中心|内江新闻|国内国际|房产|旅游|教育|美食|汽车|医卫|体育|娱乐|团购|囧图|

中储粮收购资金乱象横生 合作企业挪用2000万

【发表时间:2020/3/26 4:21:31来源:】

国家粮食局发出紧急通知:严查向售粮农民“打白条”行为

  层层扒皮,国家政策是一块一毛八,到粮站就不是一块一毛八了。中储粮搞一部分,粮站再搞一部分,粮站再承包给其他人,他再搞一部分,老百姓到手哪有一块一毛八,都剥了多少层了嘛

  央广网定远7月20日消息(记者管昕 刘军)最近,中国之声连续报道了“安徽定远上千农户追讨粮食收购款,中储粮二千多万财政资金轻易被挪用”的事情。报道播发后,国家粮食局发出紧急通知:严查向售粮农民“打白条”行为。通知强调,国家政策性粮食收购执行主体要担负起不向售粮农民“打白条”的主体责任,防止发生任何形式的“打白条”问题;立即对各类粮食企业兑付粮款情况进行全面排查,防止发生挪用收购资金、“高息”骗用农民售粮款等违规违法行为。

  “粮安天下”,国家连续多年启动粮食“托市收购”,就是为了保护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和利益。但记者调查发现,在安徽定远县、长丰县等粮食主产区,农民普遍陷入售粮款结算及时兑付难,真正得到最低收购价保护难,粮食收购主力军监管难的现实困境。

  通过几天来的深入调查,记者发现中储粮在粮食收购的资金发放环节,存在多重风险。

  风险一:中储粮收储库点“假租赁、真委托”。

  托市收购,从过磅、检验到结算,这些本该都是中储粮的活,现实中,却委托给承租的粮食企业来具体操作。

  定远县民生米业挪用本该给售粮户的两千多万粮食收购款,这一事件“东窗事发”,在当地粮食收购企业中引起较大震动。作为中储粮租赁的一个收储库点,民生米业老板雍军之所以能轻易挪用粮款,主要原因在于中储粮“假租赁,真委托”。中储粮和这些收储库点仅是场地租用的关系,却把收粮的一系列环节都委托给了这些收储库。

  中储粮滁州直属库主任王忠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他们收粮、打款对接的主要是粮食经纪人。按照相关规定,中储粮在“托市收购”时的资金结算,应及时支付给售粮者本人。但为图结算方便,中储粮只是打款给承租企业提供的几个账户。

  定远县农业副县长杨锋平:“这些大户是由企业负责人确定的,找自己信得过的人,大批粮食款子让少数人来掌握,这些恰恰是收购粮食企业的朋友或者亲戚或者有一定关系的人。”

  定远县一位规模较大的粮食企业老板老段(化名)说,中储粮让民生米业老板指定几个账户发放粮款,给了资金收转困难的雍军挪用粮款的可乘之机。

  老段:储备库在资金发放上面,按道理讲粮食卖了,就该直接发放给农户,不应该让他去这样操作。这是收购的共性,每个企业都是这样。

  实际上,这种风险在当地已存在多年,只不过民生米业的资金链断裂,这一行业潜规则才被公之于众。

  雍军坦言:如果中储粮这一块所有的人监管到位,自己实际去操作,我一分钱也用不到啊。本身收储备跟我们租仓库的企业是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  按照相关规定,中储粮租赁的收储库点粮食收购过程中,至少应有5人在现场,承租的仓库企业不应在任何一个环节插手。而在实际操作中,这一规定形同虚设。定远也并非个例。

  定远邻近的长丰县,一位米厂老板杨正(化名)告诉记者,他们这个收储点,中储粮只派来了一个监管员。

  记者:他定的收储点不该是中储粮来收购吗?他到现场来收吗?

  老板:不来收啊。

  记者:像过磅啊、检验啊…

  老板:没有没有,最多派一个监管员。

  杨正告诉记者,对于冲着中储粮来卖粮的普通农户,粮款是由他们企业先来垫付的。因为中储粮一般只对接米厂或者大的粮食经纪人。

  记者:卖给中储粮的,由你来垫付,你给农户开的是啥单子?

  老板:临时开的是自己的单子,然后中储粮把钱给我们,开的才是中储粮的单子。

  记者:你们垫付,开的是你们的单子。

  老板:对,甚至还没有钱。(米厂先欠着农户或经纪人的款)

  按照国家“托市收购”政策,安徽地区2014年早籼稻最低收购价每市斤1.35元,小麦最低收购价格均为每市斤1.18元。而经过粮食收购过程中的层层盘剥,国家财政补贴的最低收购价,普通农户根本不能足额拿到。

  风险二:粮食经纪人队伍从业管理粗放。

  粮食经纪人,俗称“粮贩子”。如今,活跃在粮食收购一线,连接千家万户和粮食企业的,就是这支主力军,中储粮在安徽定远、长丰等地收粮,对接的正是这些粮食经纪人。

  长丰县一位米厂老板杨正:目前为止,在合肥地区,可以讲,中储粮收购,当时给钱的几乎没有。(米厂)有的开个单子给你(农户),甚至不开单子给你。但是老百姓来卖,中储粮不收你的,只收经纪人的,小贩子再收老百姓的。

  国家粮食局发出的紧急通知要求,要严格约束收粮企业和粮食经纪人,切实做到“一手粮,一手钱,现款结算”,严格管控收购企业和粮食经纪人,但粮食部门对整个行业的监管较为粗放。

  记者:地方粮食局对你们是怎么管理的?

  粮食经纪人户来新(化名):这个很简单,他们就是给办个粮食资格,有一定厂房,多少平方的仓库,注册资金五万元就可以了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有的经纪人压根没有工商执照,甚至没有粮食收购资格。

  记者:你们有没有工商执照?

  定远县粮食经纪人孔凡雨:我们没有。

  记者:有没有粮食收购呢?

  孔凡雨:我的没有办。有的办了,有的没有办。

  民生米业挪用中储粮2000多万粮食收购款事发,共拖欠粮食经纪人21户,欠款2300多万,这21户粮食经纪人几乎都没有工商执照。粮食收购行情好时,粮食经纪人能收购价值上千万的粮食,而他们的资产远远没有这个实力。为了资金周转,有的粮食经纪人拖欠粮款短则十天半个月,长则个把月。粮食经纪人资金有限,支付农户粮款需要靠粮食经营企业及时结账。而对于粮食经营企业来说,也需要资金周转。资金回笼快还行,一旦出现资金链条断裂,最终只能拖欠农民粮款。

  风险三:“一手交粮,一手交钱”: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  如今,真正在农村种地的多是老弱病残。对他们来说,最关心的不是粮食卖给谁,也不怎么关心,粮食卖的是政策粮还是贸易粮,只要能尽早卖出去,而且卖的方便就行,其次才是卖的价格高低。

  长丰县吴山镇楼南村李强家,今年按每市斤1块钱的价格,卖了5000斤粮食给经纪人,可已经卖一个月了,钱还没有拿到。

  记者:给过你票据没有?

  李强:没有。

  记者:收据也没有吗?

  李强:没有。

  记者:那你凭什么找他要钱呢?

  李强:就这样直接去找他要,反正也认识你嘛。

  在农村,农户一般不会把粮食卖到粮站,路途远不说,质量要求高,还有折斤现象。他们要么选择卖给米厂,要么卖给粮食经纪人。大多数售粮农户合同意识淡薄,包括和粮食经纪人的合作靠的是熟人社会的契约精神。卖粮给粮食经纪人,农户如果没有拿到钱,多数甚至连一张卖粮收据都没有。不光没有凭据,楼南村黄老汉说,他从没有拿到过国家“托市收购”的最低价。

  记者:为啥拿不到?

  黄老汉:他也不给你这个价格。按他的质量,得不上。

  记者:这几年卖粮食,你拿过保护价格没有?

  黄老汉:没有,从来没有。我们村没有一个拿到的。

  在粮食收购的链条中,农民是终端末梢。“托市收购”,保护的就是农民,可由于种种原因,农民得到实惠面临着多重风险不说,国家“托市收购”的最低价也难拿到。

  长丰县一位米厂老板:层层扒皮,国家政策是一块一毛八,到粮站就不是一块一毛八了。中储粮搞一部分,粮站再搞一部分,粮站再承包给其他人,他再搞一部分,老百姓到手哪有一块一毛八,都剥了多少层了嘛。

  中央始终将粮食安全放在战略高度,不断地出台利好政策,但如果类似这样的惠民政策,在“最后一公里”变了道、走了样,国家支农惠农富农的效果最终只能大打折扣。

  (央广网 管昕 刘军)


更多精彩:
烟台私家调查 http://www.ytsijiazhentan6.cc/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